翟欣欣披露交往细节 苏享茂哥哥:她对老人很贴心

2018年05月24日 10:18:28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翟欣欣披露交往细节,苏享茂哥哥:她去老家对老人很贴心 

  2017年9月7日,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自杀。他的死,将前妻翟欣欣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苏享茂在遗书中说,是闪婚的妻子翟欣欣逼死了自己,并称自己在与翟欣欣短暂的5个多月的交往过程中,为其购买了别墅、豪车、钻戒等,花费总金额1300多万。

  红星新闻曾独家对话翟欣欣母亲的委托人,对方确认:“(两人交往期间的花销)我们这边统计的是1100多万,差别不大。这是恋爱期间的正常花销,花了就是花了,我们也没有要掩盖。”(此前报道请戳:红星独家|翟母委托人发声:欣欣不吃不喝不见人,未被警方传讯)

  苏享茂家属的代理律师余婧告诉红星新闻,目前苏家已于前不久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递交民事起诉书。据《新京报》报道,苏享茂家属此次起诉翟欣欣涉及三个民事案件,包括一个离婚后财产纠纷,一个赠与合同纠纷,以及要求翟欣欣返还财物的纠纷。三起案件共要求翟欣欣返还千万财产。苏享茂家属提起诉讼的三起案件均已在朝阳法院立案。

  近日,翟欣欣(微博名为“半夏微澜风”)在微博上连续发文,细数两人交往的点滴。她提到,苏享茂去世后,其家人“对我发起网络暴力,攻击,谩骂,造谣”, “我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几近崩溃,精神恍惚”。

翟欣欣22日发布的微博 本文图均为 红星新闻微信公众号 图

  5月23日,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接受了红星新闻的采访,他向红星新闻回忆了第一次见翟欣欣的情景:“那次见面,(她)给我们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当时她特别温柔,一点也没有新媳妇去婆家时的那种拘谨和害羞,就像是已经在我们家多年了。”

  苏享龙表示,那也是他唯一一次与翟欣欣见面。

 

  5月21日,翟欣欣在微博上发文,讲述她与苏享茂短暂婚姻中的一些细节。翟欣欣提到,苏享茂对她进行家暴,“情绪波动很大”,还在“服用各种抗抑郁的、镇静类的药”。

翟欣欣21日发布的微博

 

  有一次,他把洗衣机里甩干的衣服拿出来,丢在沙发上。我顺手拿衣架晾起来,他非要我把衣服放回沙发上自然干。我说:这样沙发也没办法坐了,还是把衣服晾起来吧。他火了,说这是他多年的老习惯,如果再多说话就把我从阳台上扔下去(我们住在顶层15楼,阳台是敞开式的,阳台栏杆很低)。

  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他突然一拳挥过来,打在我身上。我顿时懵了,捂着胳膊离开阳台。那一瞬间我的心凉透了,不禁哭了起来。我看着他,他面目狰狞,就像魔鬼,我怕极了。我不明白,我只是晾一下衣服,他为什么要打我?

  我哭着回卧室收拾行李,他走过来拉着我不让我走,求我说:“欣欣,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绝对不会了。”我见他哀求的样子心软了,最后还是原谅了他。

  翟欣欣在文中称,那次之后,苏享茂“更严重了”:“他说的话我只能附和,不能有一点不同意见,否则就是拳打脚踢。在夫妻生活上,他也有很多折磨我的手段,我羞于启齿告诉别人,只能默默承受。”

 

  翟欣欣称,与苏享茂通过世纪佳缘网站认识后不久,苏享茂就以“惊喜”的形式送给自己了一台特斯拉汽车,而收到车后几天,苏享茂告诉她,自己患有乙肝。

  据翟欣欣描述,两人结婚后,她才得知“他按时服用治疗乙肝的药物,都是些阻止病毒复制扩散的,我这才了解到他的乙肝比较严重,传染性极强。”

  对此描述,苏享龙在微博上反驳:“我弟弟不是乙肝,是乙肝病毒携带,这完全是两码事,每10个人差不多有2个人是,几乎不影响生活。我弟弟从来没有因为这服药,有一次我陪弟弟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事,别过度劳累就行。”

  同时,苏享龙还发布了一张翟欣欣与苏享茂的微信聊天记录,在聊天记录中,翟欣欣提供了一份医院给出的关于自己的乙肝检查报告,上面写着“乙肝表面抗体呈阳性”。当翟欣欣出示这份体检报告后,苏享茂称翟欣欣体内有乙肝抗体,翟欣欣表示肯定。

苏享龙提供的当时翟与其弟的聊天记录

 

  翟欣欣在文中称,自己在与苏享茂交往期间,苏享茂仍与前女友暧昧不清。“有一次我无意看到他跟前女友的暧昧聊天,两人微信里聊得火热,他要求对方从海南过来看他,提到了复合等等。”翟欣欣描述,苏享茂与前女友交往时,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态,“当了解到她的经济情况后便坦白不会跟她结婚,等他找到‘条件更好的’就立刻跟她断绝关系”。

  此外,翟欣欣在微博里暗指苏享茂生前疑似患有躁郁症:

  他公司有些app是违法的,但是为了赚钱,曾被警察逮捕过,每天担惊受怕。他经常失眠,焦虑不安。他按时服用治疗乙肝的药物,都是些阻止病毒复制扩散的,我这才了解到他的乙肝比较严重,传染性极强。除此之外,他还服用各种抗抑郁的、镇静类的药。他自己也很痛苦,希望摆脱这种状态,经常上网查找一些治疗躁郁症的方法。我对他又害怕,又同情。

  对于疑似躁郁症这项指控,苏家人非常愤怒,苏享龙告诉红星新闻:“胡说八道!”苏享龙表示,他肯定弟弟没有躁郁症等精神类方面的问题,“我父母身体不好,弟弟倒是常常帮老人买药买补品。母亲几年前脑出血,动了大手术,现在还不大好,经常失眠,记忆力下降,弟弟可能还帮母亲买过(保健药品)。”

 

  翟欣欣在文章中也回忆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跟苏享茂一起回老家的经历。

  过了一段时间,他决定带我回他老家见亲友。我们乘坐火车辗转来到了一个偏远的农村。此前他一再嘱咐我,不要跟他家人聊他在北京的经济和工作状况,不要露富。我尊重了他的意见。在他老家期间,我感觉他跟家人挺生疏的,他大多时间躺在卧室里,与家人极少沟通。我感受到他老家人的生活条件与他在北京的生活相比是天壤之别。

  而苏享龙记忆中的那一次见面,却与翟欣欣的描述相差甚远。苏享龙称:

  因为弟弟是我们家的老幺,我们都特别疼爱他,连带着对翟也特别好,爸爸妈妈就更不要说了。我们带弟弟和翟去走栈道、参观美丽乡村、游茶山、吃宵夜……我姨姨知道最爱的外甥带女孩子回来了,张罗着请他们吃饭,我们后来才知道第二天姨姨就要住院做结石手术……

  苏享龙告诉红星新闻,那一次见面,翟欣欣给苏家人留下了特别好的印象。他回忆,翟欣欣做起家务来非常主动积极,对家里的人特别温柔,也很主动去关心和照顾家里老人,“我们当时感觉,她一点也没有新媳妇去婆家时的那种拘谨和害羞,就像是已经在我们家多年了(的感觉)。”

  红星新闻:你们家人见过翟欣欣几次?她给你们留下了什么印象?

  苏享龙:我们家人只见过她一次,就是她跟我弟弟回老家那次。当时翟欣欣给我们留下了特别好的印象,因为她见到我们家的人时,特别温柔,对家中老人很贴心。总之是非常好,(现在我们回想起来)非常的反常。我们当时感觉,她一点也没有新媳妇去婆家时的那种拘谨和害羞,就像是已经在我们家多年了(的感觉)。

  红星新闻:翟欣欣在微博中发出两张贴吧“苏享茂吧”中的截图,截图中提到要公布翟欣欣“开房、婚内出轨、裸照”等私密信息,并写道:“他哥哥姐姐对我发起网络暴力……威胁发布我的裸照”,请问她截图中的内容,是你们发布的吗?

  苏享龙:这绝对不是我们做的。

  红星新闻:翟欣欣在微博中提到,特斯拉汽车,是在苏翟两人恋爱期间,苏享茂以“惊喜”的形式送给自己的,此前自己并不知情。但有网友指出,北京购买新能源汽车,需要提前递交车主的证件信息申请,所以翟欣欣此前不可能不知情,请问苏享茂赠送翟欣欣特斯拉一事,前因后果究竟怎么回事呢?

  苏享龙:特斯拉汽车购买的过程,我们家属并不清楚。购买这辆汽车,弟弟究竟是否出于自愿,我们也不知道。(苏享茂)买车的时候,我们家人都在福建老家。

  红星新闻:翟欣欣在微博中提到苏享茂对她有过家暴行为,是真的吗?

  苏享龙:这绝对不可能,我弟弟性格不是那样的。而且从两人的聊天记录能看出,如果真是我弟弟家暴她,她还敢用那样的语气找我弟弟要钱吗?而且如果我弟弟家暴,那么最后死的人怎么是我弟弟而不是她?

  红星新闻:事情过去了8个多月,现在家人怎么样?

  苏享龙:其实最让我们家人气愤的是,翟欣欣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在拼命为自己辩解。

 

  去年9月事发后,翟欣欣母亲曾委托一位知情人接受红星新闻专访,该知情人讲述了他了解到的苏享茂自杀当晚的情况。

  对方称,9月7日凌晨,苏享茂在微博上发文,将两人的情感纠纷公开。“她的同事首先看到帖子,立刻给翟欣欣打电话。”知情人回忆,“翟欣欣看到微博后,非常生气,立刻给苏享茂打电话,让他删帖。紧接着,翟欣欣的手机开始收到来自全国网友的攻击信息和电话,这时,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刻致电北京市海淀区清河派出所报警。”

  知情人称,派出所民警也给苏享茂打电话,想要求他立即删帖,但苏享茂并未接听民警的电话。对此,红星新闻记者多次拨打清河派出所值班电话想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没有工作人员接听。

  知情人称,见苏享茂没有接民警电话,翟欣欣非常着急,当晚她驱车带着母亲再次前往朝阳区黑庄户派出所报警。“黑庄户派出所民警再次打电话要求苏删帖,苏在电话里态度非常好,表示马上删帖,但一直没删,翟欣欣就情绪激动地骂了苏享茂。”知情人称,这就是苏享茂哥哥在微博中提到的,“在他跳下之前几个小时,陆续收到了女方许多辱骂威胁恐吓。”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与北京市朝阳区黑庄户派出所联系核实,对方表示,当晚确实接到了翟欣欣的报警。另据澎湃新闻报道,9月12日,北京市朝阳区黑庄户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告诉记者,当天翟欣欣确实报过警,但在警方系统里并未检索到立案信息。

  在苏、翟双方一夜激烈的对峙后,9月7日凌晨5点左右,苏享茂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事后,曾有网友表示,翟欣欣曾先后结过4次婚,并不断通过婚姻敛财。对此,该知情人曾向红星新闻澄清,翟欣欣的婚姻状况,包括苏享茂在内,一共两段。第一次是2011年1月17日,读书期间,在海淀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登记。北京民政局系统里记录着具体的结婚时间和双方姓名,第二次结婚时要拿着上一次结婚的离婚协议去民政局办理,当时欣欣考虑到涉嫌他人隐私,所以给对方化名李铁军,实际对方真名为刘某。

  同时,该知情人表示,翟欣欣居住的扬州水乡三层独栋别墅,为翟欣欣父母于2011年或2012年左右购买。

  来源:红星新闻

张义凌

责编:

视频新闻

  1. 你所不知道的十大想象力巅峰的玩具
  2. 传说系列没落,最终幻想难产,JRPG难道要亡了吗?
  3. 避免“回奶痛”“乳房松弛下垂”,请妈妈们遵循科学的回奶步骤!
  4. 画家一死,人们就会花重金买他的作品,他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
  5. 斯巴鲁总部遭日本政府搜查/瑞士检察机关介入特斯拉致死事故
  6. 新西兰女总理男友海底勇斗鲨鱼 网友惊呼“太猛” 看荐
  7. 荷兰媒体记者被禁足医院,只因为记者报道了医院的负面消息
  8. 2018 红双喜 羌塘缘 滇藏青甘川3万里体育公益助学行
  9. 拍黄瓜为什么不爽脆,只因缺少一个关键步骤,赶紧学起来
  10. 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太牛了
  11. 遇到人生低谷?看泰国少年如何与命运抗争,转身就挣一个亿!
  12. 孕期最为关键的一个月,决定了宝宝是顺还是剖,你还不在意?
  13. 宝宝有这几种表现,说明宝宝的智力正在发育,妈妈可不要错过啊
  14. 实测:18月后的Mate 9系列真不卡!打算买Mate 10系列的放心了
  15. 特朗普选出美气象机构负责人
  • ?296170.html
  • /461861.html
  • ?x0z5r.html
  • /eg2qh.html
  • /638584/lm8e2.html
  • /p3a3b/188002.html
  • ?d7ele/999257.html
  • ?074988/dahjj.html